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严冬的博客

洪式太极与我相伴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洪均生公爱徒——韩保礼先生(上)  

2013-08-04 10:43:45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韩保礼老师是洪公的爱徒,现在的后学者已不很了解了,不是因为我是韩师的学生才这么说,其实如果此话放在20年前说,是没有人有异议的。

    图片我师韩保礼先生,山东章丘人,生于1936年3月。1966年在同事(也是其师兄)许贵成介绍下拜洪均生公为师。韩师性格随和、内敛与师爷很合得来。因老师的工作是通过铁路押运邮件到各地,一般出去几天,回济南再休息几天。当年他独自一人在济南,师娘及孩子都在章丘老家。是以,师爷家成了他在济南的另一家。只要回来没事总是呆在师爷家。师爷有午休的习惯,老师就独自练拳,累了就拉个凳子躺一会。当时师爷家很小,除了床没多大地方。老师学拳之初正是十年动乱之始,据我师说,师爷出身于官宦之家,当年通过关系谋得国民党军中的一个职务,但只是拿空饷,并未上任。这在文革中给他造成了很大的影响,也不敢出来教拳,徒弟们上门也少了。

老师说,那时的生活很艰苦,农村老家有师娘及孩子,需要他寄钱照顾,而洪老师没有工作,靠教拳为生。文革一起当时学拳的也少了,有时收的钱连吃饭都不够。有一次他押车回来,就去老师家,老远就听见洪师爷正在唱京剧(师爷是京剧票友,工余派),可谓是字正腔圆。进门一看,却发现师爷家中已无粮了。中午饭都没吃呢。老师赶紧出去把饭买回来。虽时隔多年,说到此事老师仍是眼含泪光。并说:“那一瞬间我更理解了什么叫做‘饱吹饿唱’了”。

当时师爷已不亲自教拳,新学弟子往往以老师兄代传,再由师爷整理架子。我师性格豪爽厚重,深得师爷喜爱,因此他的拳架是由师爷亲手所传,在我老师之后的学拳者中,更没有那个是师爷亲自传授拳架的了。可见师爷对我师的喜爱。韩师随洪师学拳之时,图片正是洪师爷所创拳架定型后的研究试验阶段,在洪师爷潜心研究太极拳的过程中,他一直是老师的试验对象之一,为洪式太极拳的定架形成付出了艰辛的劳动,被老师誉为“磨刀石”。也正因如此,韩师不仅系统掌握了洪式各种功法与理论,拳架更是规矩之至,被称为“科班出身”。当年每有重要活动,皆指明让我老师打拳以作示范。

说到练拳规矩,老师常说:“你师爷说练拳如练书法,先学正楷、后学行书、草书,练拳也应先规规矩矩练好拳架,再求内里及推手。”现在想来真是如此,例如老师教“欧体”书法,不管老师是哪位,临帖时都应以欧阳询的字帖来临摹,万不会老师写几个字,来临摹,写出字来也以近似欧阳询为好。放到拳上也是如此,练拳当以师爷拳架为标准。早年间没有书,可能找个照片也不容易,现在科技发达,网上随处可见洪公视频、拳照。现在常见社会上教拳的,自己的拳架零零落落,手抬不到位,步法也不对,更有低头哈腰、随心所欲者,以此来推广洪式拳,真是让人痛心。还有人另有发明,常随学随加入自己的体会,把拳改的面目全非。其实我看洪师爷弟子,功夫最好的也只能做到有形的打人、发人,看师爷发孟宪彬师伯、蔡生业师叔那种轻巧,及在轮椅上发起苏征师兄(详见刘秀文编《百年纪念文集》)的那种神鬼莫测的功夫,可以说没有一个。只能说他们没有理解师爷的拳而妄改罢了。在此我只能劝学者,不管那个老师教拳,只要是教的洪式拳,都应以洪师爷的书、拳照、视频为标准。因为拳架正如书法之正楷,只有拳架正确了,上功夫才快,才不会差之毫厘谬以千里。也让别人知道打的是洪式太极拳,否则用不了几代,就千差万别了(杨式太极拳也是以杨澄甫晚年的架子为标准的)。

图片师爷不但对拳理拳法研究很深,而且毫无门户之见,当年曾让我师跟随老武术家言崇仁先生学习燕青拳的打法。说起这些我师笑着对我说:“我去了没几天就回来了,主要是害怕学长了,你师爷再不要我了呢。”由此可见老师的性格是多么淳朴。

因韩师性格随和,也爱开玩笑。是以他与许多师兄弟关系融洽,不管是年龄大他十五六岁的老师兄,还是小师弟,以及跟师伯们学拳早的学生均与他很合得来。洪师爷对韩师也是喜爱有加。洪师爷平时对人和蔼可亲,但是了解洪公的都知道,他是有规矩的,不按规矩他也会发脾气。例如不经他同意,走路不能扶他;不能随便碰他,否则会被打出或严厉斥责。教拳也是只教三遍,如若还不明白,没有人敢再去问的。求洪师爷打一遍拳基本是不可能的事。更有位师兄曾见图片一师叔不知因何事惹师爷生气,跪在师爷面前请求其原谅,可见师爷脾气之大。济南弟子如此,外地来济弟子更是在师爷面前规规矩矩、毕恭毕敬的。据泰安刘维国师叔讲,他常见韩师在师爷家如同在自己家随便,经常和师爷开开玩笑,宛若父子。令他 羡慕不已。曾见一视频是1995年孟宪彬师伯生日时,在山东剧院前,老师打完拳,马步蹲在师爷轮椅旁照合影,师爷先转头看着老师,后又轻轻伸出左手搭在老师肩头,旁边孟师伯开玩笑伸手拧韩师耳朵,师徒、师兄之情真是溢于言表。

师爷在世之时,凡是寿诞皆由韩师联系、管理账目,外地师兄弟到济南也是先找到韩师登记姓名、交款。因此韩师常说,师兄弟中有他没记得的,但不会有不记得他的。《陈式太极拳实用图片拳法》一书的稿费也是由何师伯交予韩师,由韩师亲手交给师爷的。师爷晚年生病轮流排班,韩师是主要负责人之一。去世后的丧葬费事宜也是由韩师主理。

在韩师跟随洪师爷学拳三十年的时间里,可以说是一直伴随其左右,又因韩师性格、为人处事方式深得师爷喜爱。称其为师爷爱徒可以说是一点也不为过。

洪均生公爱徒——韩保礼先生(上) - 严冬 - 严冬的博客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79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